资料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资料中心 >

心里很忐忑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极度恐惧

新闻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06-21 10:35
霍枫已经在把枪往雪堡外面送了,猛然对面打过来两枪,吓了我们三人往里面躲了躲,狗们又躁动起来,霍樱赶紧安抚狗群。
 
马江又开口说话了,“枪把子先出来,别跟老子耍花活。”他们是因为枪口是朝外送出去的原因,才开的枪。
 
霍枫把枪又拽回来,重新递出去,这次枪口是朝着我们自己的方向。然后,霍枫就要钻出雪堡,霍樱一把拉住霍枫说:“哥,你……”
 
我没看清楚,霍枫大概是拍了拍霍樱的手说,“别怕,没事。”说着就钻出了雪窝棚。把手举过头顶,向着对面的人大声说:“没想到你们跟了我们这么远的路,辛苦了。”
 
我这时候也跟着爬出了雪堡,然后是霍樱。我对着我们头部的枪口,心里很紧张,腿都有些软了,这情况完全和拿枪指着别人是不一样的。
 
霍樱也从雪堡里出来了,但是枪响了。 所有的子弹倾泻到雪堡上,雪堡里发出了阵阵的哀嚎。霍樱先是一愣,接着发了疯地转身扑向了雪窝棚。霍枫的反应也很迅速,一把上去拉霍樱,免得她被子弹误伤。虽然没能拉住,霍樱已经扑到了雪堡上面,用身体档在那里,但是对面在霍枫一拉和霍樱挣扎的瞬间,开枪的人都有了反应,停止了射击。
 
我目瞪口呆地目睹了瞬间发生的惨剧,雪堡里面惨叫乱成了一片。而我的师父马江却得意洋洋地用枪指着我们说:“投降吧,你们这会没有援兵了。”
 
霍枫气得脸色煞白,怒不可遏地指着马江说:“别高兴得太早了,多留我们一时,你们就多一份被暴露的危险,只要在 一月十五号之前我们没有回到家,就有人报告给警察这里的所有情况。包括你们偷猎的老巢的详细坐标,我都用手机发了出去。”
 
 
“那又如何,放了你们,更没有办法保证你们不去报警。”马江师父恶狠狠说。
 
我听了霍枫的话,一下子来了精神,虽然我确定不了霍枫所说的真伪,对马江说:“师父,你说那会如何呢?假如我们真的报了警,警察很快就会封锁这一代,会到处抓捕你们。是,师父你本事大,一头钻进老林子里,又有吃、又有喝的,警察抓不到你,拿你没办法。可是你那生病的女儿怎么办?到时候叶昭辉老板自身都难保了,还会给你钱,让你为女儿看病?”
 
马江一下呆住了,嘴里却不服输说:“球,小兔崽子,你们敢,我先毙了你。”心里很忐忑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极度恐惧
 
我一见说到马江师父的心病了,哈哈笑了,说:“师父,你现在就杀了我吧!你不杀我,我就自己死。”说着就去捡霍枫丢到地上的那支枪。
 
马江师父急忙说:“别动!”其他的人枪口都瞬间紧张地指向了我。
 
此时的我面对黑黝黝的枪口心里也很忐忑,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极度恐惧。一是用左手拾起的猎枪,并且是握着枪管,对他们没有实质的威胁。二来也是把他们都看透了,他们都是为了钱才给叶昭辉卖命的,虽说有亡命之徒的血腥,但是也都害怕被警察追捕。
 
正在我吃定了他们的时候。韩老胖从对方的人群后面钻了出来,满脸堆着笑容说:“慢着,慢着,都把枪放下。”对面的人包括马江师父,都听话地放下了枪。一开始我还真没有注意,韩老胖子也在人群之中。
 
韩老胖子竟然没有理我,对着霍枫说:“就这样放你们走,我得对上面有交代啊!若是你们真的报了警怎么办呢?”
 
霍枫回头看了看趴在雪堡上的饮泣的霍樱,对韩老胖子说:“我若说回去不报警,你们相信吗?”心里很忐忑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极度恐惧
 
韩老胖子脸上依然对着笑说:“我当然相信,小兄弟是君子,不会失信于人的。但是反过来说,若是你们真的报了警没关系,警察不会一下子抓住所有人的,总有漏网的,比如裴欢的师父马江,历害者呢!如果是你们让他没有了收入给女儿治病,他能饶了你们?就算一时半会找不到你,可是你们总有家人吧!还有叶老板也不会轻易地原谅你们的,是吧!”说着指了指霍枫兄妹。
 
韩老胖子明显是在威胁我们,但是他能说得出,必然也会做得到。
 
“噢不,欢欢放下枪,你们不在需要它了。”韩老胖子指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