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与这位老人分别仍恋恋不舍

新闻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06-20 10:02
       不知道迷糊了多久,一声鸡啼,从我的枕边嘹亮起来,一下子打破了山的宁静。其实它没叫时我就醒了,我看见外面天色大亮,就搬上竹椅坐在老人的田埂上,田埂边是一条弯曲向上的小路一直通向山顶。早起的山民牵着健壮的牛向山里走去,那里有它们一天的口粮。牛的后面还跟着几只老实的山羊和调皮的小狗。牛铃叮咚,给这里的山带来活气。
     本想在这里多住几天,多陪老人,但两天我都没有看到电视,更别说上网,两天没有洗澡。我知道,新化县是全国贫困县,这里缺水,虽然四面都是山,但山上的石头大都裸露着,根本没有树拥抱这山,也没有山泉流淌的声音。没有水的山就像没有女人的男人,一天到晚总是干燥着。我问老人,山上怎么就不栽树,山上的土层多厚啊,老人说栽了,会被牛羊糟蹋的。暮霭四起,却依然有牛铃从山上传来,贫瘠的大山一天也没有喂饱它们。
      没有水,它们的厕所从来不冲。厕所在离老人住处5米远的地方,一间房子里茅道在门口,有短墙相隔,里面还养着一头肥猪,猪脖子肥得快挨着地了。我蹲下的时候那猪就瞪眼看着我,这让我感到很别扭,以为他会读懂我的隐私,我就示意它卧下,谁知它却更加专注的盯着你,还不住的哼哼,好像嘲笑我这个远道而来的客人长得还不如它似的。只顾招呼猪了,几只蚊子就从后面袭击了我,让我奇痒难忍,幸亏我准备了风油精。有了教训,下次我把注意力就放在后面了,我不停的用手纸或者扇子扇着,害得蚊子们白跑了一趟。
     傍晚的时候老彭短信告诉我,回程的车票定好了。我不得不离开这里了。看得出老人很矛盾,想留我又怕我不习惯。老人就给我准备了土鸡蛋,绿豆,红薯干,花生和南瓜籽,还有一只土鸡和两大瓶药酒。这些东西,我们那里都有,但老人执意要我带上,我盛情难却,只好遵命。在车站分别的时候,我要给老人留一点钱来,可我还没有拿出,老人说你来时带的东西太多,非要给我一沓钱来,就这样我要给他,他要给我,连车站卖水果的都在看我们,我们只好说这次,谁也不给谁了。我说老人家,以后该是我给你了,我以后还会来看你......
 
     夕阳就在我们泪汪汪的眼里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