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关于我们 >

高校慈善专业毕业生不愁就业

新闻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05-11 11:22
明天一早的车……母亲忙活了一个下午,包包子,缝带子,收拾我的衣服,嘴里各种唠叨,我只在一边看着、听着,心里五味杂陈,我不愿提前收拾行李,总觉得行李收拾好了,也就又要走了,而母亲总喜欢提前给我收拾行李,因为,她总怕儿子把什么东西落下……
 
每年都会“放下”几天,从外地赶回家中过年,不为凑热闹,更非躲安逸,只为简简单单的陪伴。趁隙,也作局外人的思考和全身心的涤洗。转眼冬去春来,又到了节后离家的日子,在外漂泊四年了,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匆匆回,又匆匆去,爸妈也习惯了这样的匆匆迎,又匆匆目送,虽然心里有太多的不舍,但游子的无可奈何,又岂是三言两语可以说的明白的,只能发自内心的道一句“陪伴好难,好难啊”!
 
很多朋友都说我是个硬汉子,这里的“硬”不是指预备役练就的身板,或是喝酒划拳时的不服输,而是做事和选择的雷厉风行,包括大四的就业取向,我也是果断的放弃了诸多老


中国高校里的慈善管理专业于2012年起步,迄今全国已有多所高校开设。在高校毕业生面临“就业难”的当前,慈善管理专业的毕业生却非常抢手。高校慈善专业毕业生不愁就业


前辈的橄榄枝,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最难生存的北京,一座节奏快,压力大,并且成功率极低的城市,很多朋友都曾问我,“你为什么会选择北京,去深圳,去上海,去厦门,哪怕留在南昌或者回老家,都会比选择北京好,去北京,你等于是从零开始,你的人脉,你的资源,你的众多机会等于全部放弃,等等等等……”其实,我也曾犹豫过,也曾无数次的问过自己,你做好北漂的准备了吗?你做好放弃一切,从零开始的准备了吗?你做好迎接各方面压力的准备了吗?一直到我去了北京,进入了角色,我才彻底的认定了自己的选择。
 
记得到达北京后的第二天,我因为不适应厦门和北京近40度的温差,身体始终处于冰冷状态,而所带的衣服又都单薄,所以便来到了距离酒店最近的一家服装市场,北京、帝都,名不虚传,在老家,我没见过哪家商店里的羽绒服全部标价千元以上,当时,我虽然有钱,但自从我进入集团实习的那一天起,我突然感觉花钱很心疼,虽然在同龄人里面,我还属于凭个人实力混得不错的,但我已经体会到了生活的压力,包括回家过年,给家人购置高档衣服我都是毫不含糊,但唯独就是舍不得给自己买高价新衣,也就是那晚,上海的劲松叔叔打来电话,那天我们聊了很多,一直聊到我拿手机的手被冻僵了为止,其实在那之前,我心里一直挺波动的,波动的原因不是因为后悔选择北京,而是选择了北京,进入了集团之后,我竟一时间找不准自己的角色,那种感觉让我陷入了短暂的迷茫,但就是那个电话,就是那一番两辈人之间的交流,让我迅速调整了心态和状态,我说:“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轻易跳槽的,无论我在这里扎根之后的薪资有多少,职位有多低,我都不会轻易离开,也许我选择你们的橄榄枝会受到你们的照顾,顺顺利利的拿高薪,成为实习生中的佼佼者,但那不是我想要的,大学四年,我受尽了协会和商界忘年交们的恩惠,用一篇篇并不合格的文字和一份份并不周密的策划方案换来一个又一个学期的学费,现在我毕业了,我想选择自己热爱的职业,靠自己的本事在这个社会上杀出一条路来,如果真有那一天,我趴下了,我就是不行,只要你们还接受我,我一定安分守己的去给您当秘书,或者做文员,安心的过那种一眼就看到死的人生。”“好小子,叔叔看中的就是你这种魄力,属于男人的魄力,我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扣响我的大门,我希望看到你成功的那一天,共饮一江水,小伙子,祝你好运。”(劲松叔叔是上海的房地产商,我最亲近的忘年交之一,写这段之前,我专门申请了一下,以免他老人家不开心)也就是因为那晚的电话,我变得无比坚定,这种坚定不是因为身后的保障,而是因为心底里所激发出的斗志,属于年轻人的斗志。在那之后,只要有人问起我为何选择北京,我都会这样给以回复,“ 帝都是一座让人难以取舍的城市,这里的节奏与温度一样,寒风凛冽,冷且坚硬。冷与硬的程度就如帝都的懒人、骗子、妓女、吹牛逼的数量以及公知的质量,是外地人想都想不到的。不在帝都时,我对世界的想多于我对帝都的爱,在帝都后,我对帝都的爱多于我对世界的想。只因为,我喜欢这样的冷且坚硬,只因为,这里的历练大过他乡百倍!”
 
北漂的日子总是很匆忙,匆忙的熟悉,匆忙的扎根,匆忙的学习,又匆忙的给自己道一声晚安,每晚我都会听一遍那首熟悉的民谣“南山南”,里面有一句歌词,“唱醉了他的梦,晚安”,我与无数的北漂们一样,怀揣着年轻的梦想进入北京,进入那座不挤不入的城市,大浪淘沙,每年都会有无数的北漂落寞的离开,也会再有无数的北漂欣喜的进来,北京不会记住我们的名字,我们共享一个称谓:北漂。北京从不怜悯任何一个不努力就想成功的人,也从不会挽救任何一个顶不住压力跳楼寻死的人,但即使它再冷酷,再无情,我依然愿意死死的咬住他的脊骨,即使有一天,我也被无情的现实赶出北京,我也依然可以笑着说:“我来过,我努力过,我混过京城,但它容不下我。”
 
大学的最后一个寒假,它已经不再是我的寒假,选择了提早进入社会,也就注定了要比其他同龄人早几个月面对现实的考验和打磨,岁月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它总是不断的推着我往前走,它总是默默地告诉我:“你必须向前看,你必须承担起责任和压力,因为你不是富二代,你也不是拯救世界的超人,你只有一往无前,无惧摔疼,因为你没得选择。”
 
写了这么多,还是要奔回主题,要启程了,这次,不再是回去做学生,不再是出去当教官,不再是出去打短工,不再是出去做兼职老师,而是真正踏入社会,真正开始人生新一段的旅程,只身步步海天涯,路无归,欣满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