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关于我们 >

2017年度的常委会顺利召开

新闻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05-11 11:18
   
池志雄同志强调,在接下来的青联换届中,我省各级各界别青联组织要群策群力,共同为澳门百家樂经济社会发展、青少年福祉做贡献。第一节会议后,2017年度的常委会顺利召开参会人员还一起聆听了“时代楷模——‘大功三连’先进事迹报告会”。



治疗费和事后的BBT该又是一场怎样的钱与人的意志考验。老实说,虽说我襄中羞涩。如果让我价有所值,我也无所谓。问题是我怀疑我是不是真的病了。 
 
     一回到家,沙虫妹就埋怨我一下午没见人影跑哪去了。我告诉她去中山医院看病了。听我这么一说,她目瞪口呆的一个劲地拍自己的脑袋,急得直跺脚。大姐姐,你上当受骗了,那个医院是骗人的,她那表情比她自己得病了还难过。本来我就有怀疑自己的病情,被她这么一说我的心七上八下的,很不是滋味。
 
     据我所知,佛山市中山医院是一个专治不孕不育,有着知名品牌的医院,还在我们山庄举行了与《小强热线》的帮扶启动仪式。按常理来推算也不像沙虫妹所说的那样不靠谱。可是,昂贵的医疗费又不得不让我浮想联翩。待续
 
       
 
第346章 默认分章[346]
 
  春到四月
春到四月,开始丰满 
人们敞开门窗
大口呼吸着春天的新鲜
 
淡淡的薄雾里晃动着菊黄色的身影 
忠实的清洁工
沿街清扫残冬的碎片
广场上一队队起舞的方阵
把生机勃勃的四月
翻卷成如浪的彩绸,如蝶的彩扇
骑一辆单车,和风抚面
在来来往往的路上
欣赏每天不一样的春天
收拾行囊,走出家门
穿越大半个中国
相约浪花如雪,衔接天涯的海岸
 
浮躁依旧象流行病漫延
人们一边指责着,嘟囔着抱怨
一边奔波着,更加忙碌
在醒来的,热腾腾的土地上
各自播种蕴酿已久的春天
 
第347章 默认分章[347]
 
走完了双2的一年,迎来了我人生中的第23个年头,对于生日,我是完全没有概念的,如果非要写出一个说法,那就是:n年前的今天,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上!
 
前两天,一个朋友过生日,在他吹蜡烛许愿时,我说:“我从来没有吃过自己的生日蛋糕。”所有人先是一愣,然后便笑话我今年只有零岁,但唯独没有人知道这句话是真的……我也没有扫兴,陪大家继续乐呵着,并现场作诗,为朋友庆生,“生日”,真的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年少时,爸妈会张罗着包顿饺子,吃完我就匆匆去上学,就算是过完了生日,而实际却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这些年一个人漂泊在外,我也不愿去张罗这些可有可无的玩意儿,索性也就完全忘记了生日的概念,只是习惯于每年都记下这么一段儿,没有谋篇布局,只有信马由缰,以唠嗑儿的笔触,记下此刻的年少轻狂……
 
从毕业写起吧,去年12月份就离校了,可能是年轻的心不太安分,放弃了稳定,放弃了回家,背负着众多的质疑与不解,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只身闯帝都,做一个北漂大军中渺小到不能再渺小的小人物,北京的朋友很多,但我扣响大门的很少,从我进入北京的那一天起,我就做好了一个人承受所有的准备,只因为年轻,只因为敢拼,一直到去年年底,北京的协会文友们聚会,在一位老前辈的追问下,我才告知朋友们我来北京已经一个多月了,责备很多,来自于各方面的忘年交们的宠爱,但我没有感觉到尴尬,也没有感觉到不好意思,因为人生的道路,本就应该是自己去走的,太多人为你指路,往往会让你误入歧途,所以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挺好。
 
第一次体会到“北漂”二字的感觉是在临近过年的一天晚上,那天很巧,我遇到了一位私交甚好,但却仅有一面之缘的老叔叔,我们认识是在北京的一次文友聚会上,而熟识是在网络上,他出版有6本诗集,3本小说,3本散文集,零散文字不计其数,并且在文友圈子里威望极高,不单单是因为他的成就,更因为他的低姿态和平易近人,我一直都很敬重这位老人。
 
不得不说,网络是个很神奇的东西,他可以让很多男人为女人疯狂,也可以让很多女人为男人自杀,好在我们两个都是男人,所以只能做到臭味相投,那天相遇,我们两个人都很惊讶,也很兴奋,握手寒暄之后,我们便相约去餐馆饮酒(因为他总写酒诗,所以我知道他好酒),喝酒的过程中,我们聊了很多,但都是文友间的一些东西,一直到小馆打烊,我们俩才意犹未尽的走出餐馆,他胳膊搭在我肩上说:“走吧,去我那里接着喝,我住的地方离这儿不远。”我说:“还喝啊?我差不多了,再喝要晕了。”拒不了他的盛情,加之平日里两人在写诗方面一直志同道合,于是便欣然前往。
 
到了住地,门打开之后我蒙了,一间20平米左右的小出租房,里面寒风刺骨,没有任何的取暖设备,我随他进屋坐下,不禁打了两个寒颤,他给我倒了酒,让我暖暖身子,就在那个小出租屋里,我俩蜷缩在被子里聊了整整一夜,零下20度的北京,喝了酒的我依然无比冷静,静静地听他讲述30年的北漂经历,心在流泪,而眼泪在眼里打转,却掉不下来……他在文坛有那么高的地位,个人有那么高的素养,任凭我想破脑袋,也不敢想象他的生活会是那般境地,难道这就是古人说的那句老话儿:“百无一用是书生”?他最触动我的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你们这些后生不算是北漂,因为你们有的吃,有的住,我来北京时什么都没有,就是抱着一颗创作的心,因为这里可以接触到中国文坛上最顶尖的作家,所以我来了,多少篇文字都是饿着肚子写出来的,饿的晕了,昏了,还是写,就这样写了大半辈子,也漂了大半辈子,我为什么不喜欢别人喊我老师?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不希望年轻人学我,因为我是纯粹的爱好,所以我就纯粹的追求了一辈子,落魄了一辈子,而你们不行,你们有你们的事儿要去做,所以你们不是北漂,你们只是帝王古都里的追梦人。”我觉得这段话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去深思……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曾特别看重一些让自己迷失的东西,不断的被前辈们挂上主席、顾问、秘书长等名头,混迹于各大作家协会和文友圈子,并一直被忘年交们看做协会中的后起之秀,我也不断的沦陷在这里浮华的光环里,直到我被各种催稿,各种被写诗、被写文章、被聚会搞得焦头烂额之后,我突然发现这一切不是我想要的,我突然开始厌恶文字,开始提笔又扔下,也就是那一刻,我潘然醒悟,原来爱好一旦与名利挂钩,一切都会变得不再纯粹,我不想再迷失,不想把爱好变成厌恶,一个月的时间,我卸掉了所有的光环,退出了所有的协会,那一瞬间,无比轻松,不再有赞扬,也不再有谩骂,更没有了耳边的催稿声,每次被忘年交们提及此事时,我都会用调侃的话去回避,“我跟你们不一样,你们是文人,我就一混子,你们的职业就是这个,我不一样,我就想写了落几笔,不想写了我就丢一边,保持可进可退的位置,挺好。”习惯了“混子”这个角色之后,我依然活跃在各方文友的圈子里,只是我不再感觉那么累,因为,我已变得无比纯粹。
 
在看淡了一些事情之后,我对很多人与事都有了重新的定位和认知,可能每个人在年轻的时候,都曾有过出本诗集或者自传的想法,我也不例外,一年的时间,有近10家出版社向我约稿,我有过动摇,但思考之后,我都一一回绝了,第一,我不是救世主,写出来的东西肯定没有救死扶伤的功能,其二,我只是个毛头小子,经历尚浅,可能笔触下还流淌不出启迪心灵的泉流,三十年后吧,可能会出本书,圆自己一个作家梦。
 
北京半年,方方面面的人接触了不少,有高干,有领导,有企业家,也有艺术家,当然,也不乏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最深的体会就是学会分类,有的人注定一面之缘(大多数),有的人注定一生陪伴(小部分),此话题一笔带过,太多大道理不愿去写,留给未来的自己慢慢体会,边走边领悟,未尝不是好事!
 
学会感恩,这是接下来想说的一个话题,在过去的一年里,我成为了很多朋友的贵人,当然,很多朋友也成为了我的贵人,在相互的交流与交往中,无形中成为了彼此的行事依托或精神依托,应该说我是比较幸运的一个,这一路上遇到了太多太多的贵人,无论是到达各地时的食宿安排,还是在校时和离校后的各方面助力,这些都让我始终活在感动与感恩之中,我也尽全力为朋友们开启方便之门,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予以回报(很多恩情实际无法回报),恩情要记在心上,不忘初心,方得始终。